3分快3

搜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师生作品 > 教师作品

回忆我的父亲

再过几天,是父亲阴诞。他五十八岁死去,已去世三十多年了。从旧社会一个小店员,到解放初期当生产队会计,村夜校老师,到后来参加工作,投身革命,成为国营大店经理,父亲辛劳一生,历尽坎坷。他以工作负责,爱岗敬业的精神,成为当时供销系统一面鲜红的旗帜,以高超的业务能力,良好的职业操守,成为远近闻名的行内高手。以诚恳,善良,正直,敢言的为人诠释了其不朽的人生。慈容久违,德馨犹香。父亲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,做人的楷模。

从我懂事起,父亲就在当时的吴湾区供销社工作,是印塘湾李家铺供销社经理。领导有百货,南货,药店,土产,屠宰等多个部门十余人。父亲为人谦和,办事严谨,深得大家拥戴。都亲切地叫他"芳徽同志"或陈经理,自觉做好本职工作,为单位增光。李家铺供销社多次被评为县区红旗单位,父亲亦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,出席县区表彰大会。记得好象还出席过广州的什么商业糸统代表大会,会后还给我买回几本书,现在只记得一本叫羊城暗哨,抓持务的。父亲精通业务,双手能打算盘,心记可一次记十多个数,点钞如飞,一张不错。过硬的业务能力赢得大家的佩服。

父亲关心部属,先人后己,当时李家铺供销社是由旧祠堂改造的,大部分空间做了店面和仓库,住房有限,他把好的房间让给其它同志,自己就住在楼梯下间成的小黑屋里,白天进去都必须开灯,更可怕的是,大量的农药"六六粉"混合粉"就长期堆积在楼梯下,气味刺鼻,父亲晚年多病,我大弟说,父亲是长期与农药为伴而中毒所至。现在想来,不无道理。
父亲与同事关糸融洽,私交甚好。他们白天忙于工作,晚上洗刷完后就聚在张老药店侃大山,或站或坐,天南地北。偶尔也调伙吃东西,煮狗肉做粉面条等,童年的我正处在国家困难时期,食不裹腹,面黄饥瘦,所以总喜欢去父亲那里,总可以吃到家难得吃到的东西。每当他们调伙做吃时,最高兴的当是我,吃起来津津有味,父亲每次都把自己一份划些给我,舔犊之情,当时我是不会懂的。"养崽才报父母恩",等到我有了儿女,才深深体会到父亲的那份情爱与恩情。今天我欲"卧冰求鲤",以报父恩,父親却去了另一个世界,"子欲孝而亲不待",是何等地让人心疼。

记得当时药店的张公爸爸(沙孑塘人),南货的戴公叔叔(甘塘人),百货的朱公叔叔(永丰人),肉铺淑君叔叔(印塘本地人),都与父亲至交,我结婚,他们都送了重礼,张公爸爸还亲书了大字条幅"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妆爱武妆",悬挂我新房之内。如今,父亲的这些同事大都应该不在了,时光之箭射落了多少历史的枯枝败叶,随风而去,渐行渐忘,但有些人和事却历久弥新,年年呈现新绿的色泽。几十年过去了,父亲和这些老人的容貌在我面前日渐模糊,别梦依稀,逝者如斯??墒撬堑钠返掠刖?,却深印在我脑海里。


父亲与当地干群关系很好,闲暇之时,常走村串户,访贫问苦。与他打成一片。那个时代物资极度匮乏,连火柴,煤油,肥皂都要凭票供应,父亲虽不滥用职权,买卖人情,沽名钓誉,他也总是设法救人之急,解人之难,给张大妈打一角钱煤油,给李大爷买块肥皂,给某队弄几担碳胺,几百斤柴油。他三十三元伍角钱一月的工资,要养活一家人已是十分困难了,但他却常救困扶危,怜贫恤弱,几块几角,三瓜两枣,虽杯水车薪,却足见真情。父亲不是救世主,位卑人微,无力回天,但却尽其所能,解人之难。他愿天下寒士但庇,他愿人间人皆美好。小事桩桩,折射出他人性的光辉。


那个时期的职工干部是没有什么星期节假日的,父亲基本上是以社为家,没日没夜,整月整年。即使回趟家,也是残月而回,晓风即去。母亲常四五点起床,给父亲拮点吃的,要送他到夜堂或油麦托才天光。很多时候,他回来,我们已经入睡,他走时,我们还在梦乡,几个月不见父亲是常事。久而久之,父亲在我们眼里变得陌生了,难得有父亲在家呆上一天半晌,我们都象是家里来了陌生人一样,很不自在。从小到大,我被母亲打过许多,如偷洗冷水澡,丢了东西,成绩下降等。父亲却一次也没打过我,也从不过问我的学习生活。几十年里,家里的大小事务,我们姊妹的学习生活,全是母亲一手操持。他不知自留地在何方,不知儿女们哪天生日。一门心思全在工作上,百十来斤全交给了党和人们。我知道,父亲不是不爱我们,不要家庭,而是分身乏术,家国难全。崇高的牺牲精神与良好的职业操守,使他舍小家为大家,成就了平凡人不平凡的人生。现在很难看到象父亲那个时代的干部和公务员了,更无法理解他们那一代人的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。时代是前进了,很多宝贵的东西却缺失了,物质是丰富了,精神还有那个时代文明吗?

在四姊妹中,我是老大。沐浴父母恩爱自然要比弟妹们多,父亲虽然忙,很少管我们,但对我的成长还是很关注的。十三岁那年,我正在双峰六中上完初一。为了让我更有出息,托人找关糸要将我转到一中就读,记得是炎热夏天的一天,父亲用自己的苏式自行车驮着我到一中,找到当时的教导主任陈衔平老师,希望他收留我。父亲一生率直,从不求人,他常教导我们,"人到无求品自高"不要轻易麻烦人家。这次为了我,父亲不耻折节,迂尊降贵而悖初衷。遗憾的是,我不争气,在笔试中数学成绩太差,而与这座双峰人心中神圣的学府失之交臂。父亲没有责备我,只是长叹了一声。以后的岁月里,我满怀愧疚之心暗暗发誓,一定要好好学习,为父亲争气,为家庭争光。带着这种耻辱与愧疚,我奋斗了一辈子,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学生,到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,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到一个党的干部,古稀之年了,回首往事,我觉得自己尽力了。父恩虽未报万一,愧疚却稍有所解。父亲故世下葬之后,我久久立于父亲坟头,手捧黄土,无声无语。父子虽无再见之日,心神还有交汇之时。我在心里说:爸,对不起。父亲仿佛在说:儿子,你尽力了。此时,天边乱云飞渡,远山含黛,涛声阵阵,泉水呜咽。我脑海里突然莫名地冒出伟人名句: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


父亲晚年多病,在当时医疗条件仍很落后,家庭经济也无比窘迫的情况下,父亲未得到很好的治疗,以至病情日渐加重,不可救药。"无可奈何花落去",无知无能的我们,又有何法?

送父归山可算儿。走出父爱温嗳的怀抱,失去父爱灿烂的光辉,我觉得一下长大了,男儿当自强。我应该好好照顾母亲,带领弟妹们去努力,去奋斗,去开辟没有父亲的天地,去创造比父亲在时更幸福的家园。

愿天下还有父亲的儿女们,理解父亲,关爱父亲。

愿天下所有的父亲们盛世快乐,幸福安康。

谨以此父缅怀敬爱的父亲。


(责编:刘皎鹏)

上一篇:进德修业 继往开来

下一篇:也题此照

双峰县甘棠镇中心学校教育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:0738-6660116 投稿邮箱:sfgtj@126.com    lilin648@126.com(李林)

中国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:湘ICP备11006365号 技术支持:长沙网站制作

3分快3